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李牧遥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香港商报专访:知性者李牧遥的当代思考

2015-07-22 17:17:05 来源:香港商报作者:
A-A+

  对于李牧遥这个名字,很多人可能不会与十几年前在广州以“十万元买断报纸头版征婚”的李怡青联系起来。而如今的李牧遥,正是当年的李怡青。

  可以说,李牧遥是位极富才气的知识女性,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均能得心应手、信手拈来:从少年学琴,因独特才艺及表演天赋入行影视到唱歌、作词、作曲集于一身并出版音乐专辑,再到世纪之交出版个人自传和多册文学专着,今年六月,个人画册“美丽等待”在人民社会出版社出版了,人们才知她安静下来开始绘画。十月十日,她又在北京艺术园区798的圣之空间艺术中心举办个人画展,用油画作品向人们陈述她的生存感动和艺术感知。

  李牧遥早期学画、走上艺术之路,离不开家庭对她的影响。她对记者娓娓而叙:“父亲是一个知识分子,喜欢画画,尤其是画竹子,他是60年代中期的知识分子,比较强调气节、骨气,所以小时候父亲就教导我,做人要像竹子一样有气节,要虚心,他也是这样做的。母亲喜欢拉二胡,二胡的悲凉和幽怨引起了我的共鸣,这种感情也是由她的生活背景造成的。母亲是台属,生活比较压抑。而外婆为了等外公,几十年如一日……1999年我出的第一本书叫《我一直在等你》,就是缘于外婆的那个情结。”

  正因如此,古朴、温和、凄美成为李牧遥情结中重要的因素,也自然而然地将这情感因素带进了她的画作。她说:“我的画面里还有一部分就是文学和音乐因素。后期我又开始提笔写书了,原因是因为娱乐圈给了我很多繁杂的舆论压力,我要提起笔来重写自己。我和他们开玩笑说,像鲁迅先生那样,弃艺从文,后来我出了七、八本小说。”

  牧遥的作品描绘了很多现代女性形象,为什么她会用女性形象承载自己的梦想?李牧遥这样回答:“我是一个现代女性,更深谙女性的母性、潜意识和感性的特质。让我用女性形象来表达,就会更得心应手。”

  牧遥认为自己的小说关于女性的情感经历多些,假如做一个归类的话,可能是言情励志小说相对比较准确,和琼瑶的言情小说有所区别,不同于那种比较单薄的男女之间的情感故事,没有承载着一个人对梦想的追求。她的小说里面存在着这样一些女性,在这个社会中,除了有情感的需要,还有对自我理想追求的需要,也就是励志的成分更多一些。她更多的是想彰显女性的个人价值,但是落实到整个社会背景里,女性的这种追求肯定会遭受到很多的阻碍。她觉得新一代的女性不仅要了解世界,而且还要改变世界。进入社会,女性时常会面对掂量生命的尊严和生活的压力,到底哪一个重要?她在小说中就写出了因选择不同而结果不同的各类女性,她们在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的追求过程中,如何把遇到的阻碍化作动力!

李牧遥扇画

  牧遥小时候与哥哥和三位表哥一起长大,确切的说是在男人堆里长大的,性格比较直率,但女性意识丝毫没有减弱……可能因为她打小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受他们的熏陶,便或多或少会带有一种男性的狂放,这点在她的绘画中也表现出来了。平时表现更多的是一种直率,她能更加大胆地表达自己的情感。绘画让她重新找回了当年那种刚进入社会豁出去的感觉与奋斗精神。

  牧遥从一开始就没有接触过学院教育,而且也没有梦想当画家。她说:“我觉得画家离我太遥远了,而且艺术家都生活在梦想里。小时候家里订一些杂志例如《海外星云》,杂志里天天报导明星的新闻,让我想当明星,这种梦想推动我去奋斗。还没等大学毕业,就给父母留下一封长长的道白,带着古筝到广州闯荡江湖……进入影视界,参加剧组拍摄,结果有了一段佳话:“抱着古筝走进银幕”,成为了头条与封面人物,也渐渐地成为了舆论的一个主要话题。“十万元征婚风波”又把我推向了舆论的高潮……在承载着这样的名誉时,另外一种情况也来了,有更多人审视,更多的条条框框也随之形成。我看着对我失实的报导,就提笔写出真实的自己,写出一部部书来,有着一定的成就感,同时也伴随着失落感……很多人可能不太了解,但是我的心情的确是这样的,当你的目标达成时,瞬间来的就是失落。有时候想,成功不到来可能在奋斗中更充实……2004年我带着这样的心态去环游世界,巴黎的卢浮宫是让我真正感动的绘画世界,当时我看到那么多绘画,它们震撼着我的精神和灵魂。所以从那时起我对绘画发生了相当大的兴趣,有一种启蒙,但是还没有真正到达一个爆发点。直到后来碰到了一段感情经历才达到了爆发点,这让我毅然拿起画笔做画。“

李牧遥扇画

  牧遥以为,绘画这个表现形式比文学来的更直接,想象空间、精神领域占领得更多,语境的表达形式更适合她现在的状态。她说:“拿起画笔后我就很潇洒,沉醉其中、心无外物,可能这是一种禅定的感觉,而且我很享受那种感觉,好像是在谈恋爱。可能那时候的激情和人物已经没有,但是回忆还存在。我画的《美丽等待》是表达守望真爱,我最后把英文名译成《WaitingforTrueLove》,就是等待真爱,简单的等待。而《美丽等待》的英文译出来就表达不出原有的意思,但是中文等待真爱又太过直白了,而且没办法寓意那么深刻。”难怪有人这样评价说“李牧遥的作品很洒脱的,画面清纯、飘逸得像诗歌一样。

  谈到对她影响较大的艺术家,牧遥这样向记者介绍:“应该说后印象的几个画家给我的印象特别深,例如高更、梵高、塞尚。毕加索我也喜欢。梵高、高更等人的作品很热情,我和他们一样,都是半路出家。毕加索早期是学院派,但是后期他跳出原来学院的规范去追寻自己的艺术,我比较喜欢他……高更为了绘画上的超越,能放弃舒适的物质生活,到落后的部落去居住,让我很敬佩。梵高的疯狂可能是很多艺术家需要有的,但是如果你要继续下去,还是必须要从疯狂中退出来找回自己,所以我画了两个向日葵来纪念梵高,试想如果他在开枪自杀的那一刻冷静下来会怎么样。”

李牧遥扇画

  牧遥的作品时常给人以较为质朴的感觉,这与她比较感性、喜欢真实的东西分不开,她认为越纯朴就越真实。女性艺术家往往是直接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且可能因为现实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已经不能满足了,就用绘画的方式去表达更好。人的生活可以分做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这样就满足了;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所谓“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

  说起宗教,其实李牧遥从1996年就开始皈依佛教,最早皈依的是光孝寺的释本焕大师。她说:“宗教的信仰能让我的心宁静下来去绘画。我制定了绘画三部曲:青年时是激情燃烧(以青春、生命力为主题);中年时是宁静致远(以山水、风镜、花卉、抽象为主题);老年时是佛国净土(主要画佛像、唐卡)。”

  记者问牧遥为什么要用皴蹉的方法来处理画面,似乎是故意造成破碎感,有点像张爱玲小说中在讲民国故事的感觉。她说,“张爱玲的小说让我联想到了旧上海,穿旗袍的女子确实是一道很美的风景线。但是立足现时来看,已经是一种破碎的影像了,那时我国正处于亡国动乱时期,就像一张张破碎的旧照片。……我们当代在传统观念慢慢淡出,主体意识逐步增强,求新求变求异的意识越来越明显……但我认为作品的精神内涵和表现形式的和谐与完善还是脱离不了传统文化,我的绘画就是传统和现当代的一种衔接吧。就是一种对话,有一些是回忆,有一些是希望。”

李牧遥扇画

  “色彩”是绘画中重要的情感表达方式。牧遥认为,“每个女性艺术家,都有自己特有的绘画语言。我开始绘画,完全处于潜意识配色,画多了,慢慢的喜欢用颜色表达心情和感受。我把色彩从现实的‘寄托物’分离出来,强调到一种比绘画(表现)物象的本质属性更能超群、更为重要的地步,用来组合成一种单纯的艺术语言。红色给我激情,蓝色代表冷静、也有着淡淡的忧伤,而白色却可以兼容很多颜色……因此,在绘画表现手法上,我对各种颜色都赋予不同的形式、内容,同时产生不同的画面效果和心理反应,”进入角色“的恰当色彩,也可以宣泄我不同的情感。表达心情,感悟人生,使我的作品富有独特的感染力。”她这样分析自己作品中的用色要素:“色彩的色相、明度、纯度的三维性质、三种质量交叉运用,可以引伸出许多不同的概念。运用色调,使人物的肉感随着自然、时间、地点变化而变化。运用色彩的音阶,玩弄七色的游戏,构筑着一种美术视觉的和谐。”

  牧遥现在画起了恐龙。她说:“我们中国是恐龙之乡,当代人给我一种恐龙的感觉,现在的人不择一切手段去争取物质财富,人们不断挣脱传统文化,彰显个性。求新求变求异的意识,为自己的利益考虑,都想做霸主,有着当年恐龙的那种兽性。恐龙身体庞大,当时也是霸主……于是,我画了一批恐龙的绘画作品,配了一些美女,让当代的人们看看,恐龙再庞大,也要面对毁灭,地球的一次灾难就让恐龙物种灭绝。所以,我希望现代人在追逐的过程中停下来考虑一下,反省一下自己,追求一些精神生活、灵魂生活,缓和一下,天可能就没那么早收拾你。”

  作为兼有多重身份的艺术家,牧遥认为她所谓的“时尚身份”对其绘画产生了很积极的影响。她觉得绘画包括文学、音乐、个人见识、超凡的手法与技巧等。她的绘画之所以超过很多专业画家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她的经历:弹古筝、影视歌艺人、作家、胆识超群、标新立异、佛教信仰等因素……她在创作过程中把这些因素转换成了绘画的独特语言,所以画作就很有分量。而艺术创作,又让她的人生更丰富、让她的时尚又厚重了很多!

李牧遥扇画

  早在20世纪60年代的西方,艺术家杜尚就已经对“艺术”的外延做了最为宽泛的开拓,甚至将生活本身也被容纳进艺术的范畴。作为有着多重身份的女艺术家,牧遥对“艺术”这个概念如何看呢?她说,知道杜尚的人,无不感叹他每一次的艺术创作都在不经意中产生。连续不断的思考往往会陷入僵局以至最后疲于思考,就会没有新鲜体会和信息的注入,艺术便是如此。艺术的表达,是行为和行为的结果,具有一定的空间和时间性,它是物质和灵魂的桥梁,属于非物质纯精神。单独的灵魂我们是无法领会其语言的,单独的物质是没有生命力的,而艺术就把他们联系在了一起,它属于一个有桥梁属性的东西,在这个桥梁里完成了灵魂的具象过程,最终用“艺术”表达出来。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一些特有的方式,这就是现在所说的艺术了。

  在中国的艺术家交往的群体中,我们发现其交际的范围有些狭窄,这里所谓的“狭窄”指的艺术家的交际范围更多还是被限定在某一个圈子,但牧遥却能自如地涉汲在文化圈、艺术圈。就此,牧遥认为,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在不同的圈子里交际,因为艺术家的任务是创作艺术作品,而这种创作必须建立在艺术家丰富的人生阅历与生活体验的基础之上,并融合艺术家对当下社会现实的独特性思考,具有原创性、个性化、独特性等特点。如果局限于一个特定的圈子交往,思想就会贫乏,艺术作品也会越来越没有新意。

  牧遥说,“当代很流行各种文化之间的对话,先确定一个主题,请来各自文化的代表发表对这个主题的议论。我个人认为,如果这种对话不是流于形式,就会起到推动各自文化不断完善和发展的过程,有些对话会起到推动整个社会向前行进的作用。当然对话的前提,必须建立在平等、和谐、毫无偏见的基础上,这样才有助于各自文化以及社会大众文化的提高。”

  至此,李牧遥以自己的切身体会结束对她的访问:“我曾经通俗的告诉朋友们,什么叫真正的艺术作品,就是看这幅画有没有灵性。一副作品若让人有激情,感受到生命的存在,那就是好作品;还有一些作品,让浮躁的你获得宁静感,也是好作品,可以修身养性。若你看到一个作品只堆了一些颜料在上面,那就是垃圾。当然艺术品是否引起共鸣,也要看这个人的艺术修养是否能同艺术家做沟通,如沟通不上,也就无法领会。我个人认为不管哪一种艺术,若能体现出一些积极的生命意识,就是很好的艺术表现形式。”

李牧遥扇画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李牧遥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